健康达人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中医 > 正文

默沙东和辉瑞都有了口服抗新冠药,它们有什么区别?八问八答

2021-12-06 16:28:00 来源:健康达人网


  近期,默沙东和辉瑞均向美国FDA提交了口服抗新冠病毒药物紧急使用申请,默沙东已经得到英国批准,也得到了FDA专家小组的认可。美国总统乔·拜登说,口服药物的应用可降低新冠肺炎致命性,降低人们恢复面对面工作或日常生活时的患病风险。

  那么,这两种药物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应用有哪些区别?Statnews网站邀请传染病专家对八个常见问题做了回答。

  1.药物作用机理相同吗?

  两种药物都会阻断新冠病毒繁殖能力,但靶点不同。默沙东药物molnupiravir作用于病毒RNA复制过程,药物进入体内后形成一种类似RNA的结构,病毒复制过程中将错误抓取这种药物,而不是正常的RNA片段,也无法识别自身使用了错误的结构片段。最终导致病毒复制过程中出现了大量错误,产生一种没有生物功能的基因片段,阻止病毒的增殖。

  病毒RNA组装并合成蛋白质,但这种蛋白质需要进一步的剪切才能形成新的病毒。辉瑞的Paxlovid靶点就是用于剪切蛋白质的功能性蛋白酶,如果这种酶失活,也不能合成有效的病毒。目前,这种蛋白酶抑制剂机理已在艾滋病、丙肝、抗癌药当中发挥作用,它针对冠状病毒的特异性也更强。

  但是,Paxlovid单独使用难以起效。人体肝脏防御机制会快速清除这种不能识别的药物分子,因此需要利托那韦合用,抑制肝脏酶活性,让抗病毒药物充分起效。

  2.两种药物效果如何?

  Molnupiravir在患者出现症状五天内给药,可使住院风险下降50%,并完全预防死亡。治疗疗程为5天,需要服用40粒。Paxlovid与利托那韦合用可将住院风险降低89%,5天疗程需服用30粒。以上的数据均由相关公司新闻稿发布,而不是期刊论文,专家需要对数据进一步研究。

  预防重症有效率一个是50%、另一个是89%,是不是后者更好呢?两家公司没有披露研究的详细数据,试验设计也不尽相同。

  首先,他们的人群招募比较相似,均为未接种疫苗、轻度至中度新冠肺炎患者且有至少一个重症因素,但疗效指标略有不同。辉瑞89%的有效率来自于首次出现症状后三天内服药治疗的患者,而默沙东50%的数据则为五天内服药治疗。死亡预防风险两者报告均为100%,默沙东研究的安慰剂组共发生8例死亡,而辉瑞为10例。

  安全性方面,两组研究的治疗组和安慰剂组副作用发生率相似,治疗组因副作用而脱离治疗的例数较少。两家公司都没有披露副作用及其严重程度的详细数据。

  3.两种药物合用是否效果更好?

  专家认为,两类药物理论上合用更好,但临床试验难度较大。

  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的内科医生、传染病专家Céline Gounder说,在艾滋病治疗过程中我们常用抗病毒药物组合治疗,可以降低病毒突变带来的耐药性风险。辉瑞和默沙东对新冠病毒的攻击靶点不同,因此联合使用可能提供更强的病毒杀伤力。目前,新冠病毒变异株多在免疫低下的感染者体内发现,我们应研究更强的综合治疗方案。

  但是,这两种药物由不同的公司开发,他们没有能力进行联合治疗试验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等国家机构可以做到这一点,接下来由政府机构发起联合疗法的开发很有必要。

  辉瑞研发负责人Mikael Dolsten却不这么认为,他称Paxlovid已足够有效,多种抗病毒药物结合治疗只会增加副作用。

  4.疫苗接种者发生突破性感染,用药有效吗?

  两家公司临床试验患者均为感染后高风险,且未接种疫苗的人群。这就给审批专家带来一个关键性问题,接种疫苗但被病毒感染的人,是否还应当吃药?这部分人群的比例将越来越高。

  这个问题没有数据支持。在临床研究过程中,接种疫苗者本身住院和死亡的风险小得多,这意味着药物难以显示出疗效,不被纳入试验人群。罗氏做了这部分人群的试验,但未证明有效性。因此,监管机构和公共卫生官员很可能要在没有直接数据的情况下,对接种疫苗者的服药风险和益处做出判断。

  辉瑞正在进行一项临床研究,其中包括了接种疫苗的突破性感染者,公司高管称有信心证明这种方式可以奏效。辉瑞和默沙东也在开展新一轮研究,测试接触病毒者进行暴露后预防的效果数据。

  5.口服药和单克隆抗体疗法对比如何?

  再生元和礼来的单克隆抗体药物已通过FDA使用授权,可用于预防新冠肺炎发生重症及死亡风险。最新临床三期数据显示,再生元抗体疗法可将住院或死亡风险降低70%,而礼来为87%。

  口服药与抗体疗法最大的区别是方便性。抗体治疗需要静脉注射,过程约一个小时。那么,口服药可在家中服用,就比去医疗中心输液方便得多。

  口服药比抗体疗法预计更便宜。礼来、再生元与美国政府签订的购买协议约为每剂1250美元。默沙东与美国政府的购买协议为每疗程700美元,辉瑞的购买协议还在谈判,但估计价格与默沙东相当。

  6.口服治疗可及性好吗?

  与单克隆抗体相比,口服药在便利性上是一个巨大的飞跃。抗体静脉注射治疗不仅要求患者去医院治疗,医院还必须设立专门的注射区域,避免患者传染给他人。瑞德西韦也是一种需要注射治疗的药物,现在仅用于住院患者,如果应用范围扩大到门诊患者,也面临同样的可及性挑战。

  口服药尽管服用方便,但它需要在症状早期使用,因此需要让人们尽早意识到感染并迅速获得处方。美国当前检测能力有限,核酸检测甚至需要几天才能获得结果。美国政府尽管已经加大了家庭检测力度,但仍然可及性有限。诊断的延误将削弱药品的效力,是口服药使用目前最实际的难题。

  7.口服药会破坏人体DNA吗?

  Molnupiravir的作用机理是将自身插入新冠病毒的RNA序列,导致病毒发生大量变异,破坏它的复制能力。但是,这种化合物理论上也可能进入人类的DNA复制阶段,是否会带来基因突变的副作用?

  默沙东在临床动物实验中使用了比人类更高、更久的剂量,没有发现到molnupiravir有害突变风险。默沙东执行副总裁称,基于当前临床前和临床数据,对药物安全性非常有信心。

  但是,北卡罗来纳大学生物学专家Ronald Swanstrom却在《传染病杂志》发文表示,molnupiravir的代谢产物可能使动物细胞中的DNA发生突变。他说,这种药物将应用于成千上万的患者,就算它的风险也许比牙齿X光检查更少,但也不能忽略这种潜在的风险。因此,他对药物的长期研究结果非常关注,认为需要在未来10—20年内持续监测长期毒性影响。

  8.抗病毒药物能否用于癌症患者?

  辉瑞的Paxlovid是一种蛋白酶抑制剂,其同类药品已在临床传染病治疗中得到广泛应用,它们与当前多种抗癌药存在干扰作用。纽约纪念斯隆-凯特琳癌症中心传染病服务中心主任Tobias Hohl表示,口服抗病毒药物为临床治疗提供更多的武器,但它不能取代公卫预防和疫苗接种工作。它与其他药物可能存在冲突,也有自身的毒性,不是一种完全安全无害的药物,使用时必须小心谨慎。

 
 

本站推荐